打造本地化专业信息门户网站
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乔布斯曾为救苹果拉拢微软,中国能否摆脱 Windows 依赖症 | 涛滔不绝

推荐:
广告
·当前位置:主页 > 安徽在线 > 旅游 > 正文

乔布斯曾为救苹果拉拢微软,中国能否摆脱 Windows 依赖症 | 涛滔不绝

点击数:搜狐网 作者:admin 时间2021-01-11 21:13
摘要:
乔布斯曾为救苹果拉拢微软,中国能否摆脱Windows依赖症|涛滔不绝你的桌面操作系统是什么?Windows还是macOS?亦或Linux系列及其他?据知名统计网站StatCounter今年11

原标题:乔布斯曾为救苹果拉拢微软,中国能否摆脱 Windows 依赖症 | 涛滔不绝

你的桌面操作系统是什么?Windows 还是 macOS?亦或 Linux 系列及其他?

据知名统计网站 StatCounter 今年 11 月发布的全球桌面操作系统市场份额来看,Windows 操作系统以 73.21% 的绝对优势占据第一,其次是 OS X 占比 16.54%(OS X 是苹果公司为 Mac 系列产品开发的专属操作系统,基于 UNIX 系统), 而 Linux 仅占 1.8%。

通过这些数据,可以轻易得出一个结论:Windows 操作系统时代依旧,它仍是桌面操作系统的主流。

不过,忆及今年 Google 断供华为,使华为在海外发行的 Android 设备中不能使用 Google 未开源的 GMS 等服务部分时,不禁让人联想到未来某一天,倘若 Windows 断供中国,彼时中国能否摆脱对 Windows 的依赖?断供又将对中国产生哪些影响?

本期《涛滔不绝》CSDN 创始人&董事长蒋涛将带你回顾时下最为成功的操作系统 Windows 与 macOS 的前世今生,分析如果 Windows 断供中国,我们是否已有可行性的解决方案。

Windows 与 macOS 之间有哪些“纠缠”吧!

《涛滔不绝》本期完整版视频

注:《涛滔不绝》由 CSDN 与今日头条联合出品,栏目内容:CSDN 创始人&董事长蒋涛以程序员的视角,谈论程序员职业生涯或生活中的各种趣事。

精彩观点预览:

  • 判定一个平台是否能称为生态,要看平台以外,第三方厂商的产值、市值的总和是否超越了平台自身。
  • 可以说苹果是有生态基因的,它了解如何建立好一个生态,iOS 生态的构建就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 如果操作系统被别人掌握,或者是采用闭源的系统,理论上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

以下是文字版:

目前中美从贸易战已经打到了科技战。在此情况下,美国要对中国“卡脖子”该怎么办?假如 Windows 断供,中国会怎么样?如今国内“缺芯”的情形已显而易见,华为及业界厂商也正在努力抗争;如果操作系统也出问题,那又会如何呢?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思考与解决的重要问题。

其实在微软做操作系统的同期,美国还有上百家操作系统公司,可为什么是 Windows 成功?后来苹果又为什么能够构造出属于它的操作系统生态?中国是否可以?

在此,我们不妨先回顾过往,再探讨 Windows 断供可能会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微软 Windows 的成功在于生态

Windows 最大的成功,在于生态的成功。

曾经,微软举办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专业开发者会议”,它就是 1993 年微软在安纳海姆举办的 Professional Developers Conference,当时约有 8000 人参加,那场会议上发布了基于图形界面的 Windows32 的 API 接口。

此次的发布意义非凡,因为这意味着第三方的开发者可利用微软提供的操作系统去开发自己的应用软件,并且由于当时微软的图形化界面和接口是最先进的,因此众多第三方开发者,其中,不论是硬件服务商还是软件服务商,都选择在 Windows 上进行开发,从而迅速帮助微软构造出了一个价值 10 万亿美金的 PC 生态。典型的用户就包括了软件中著名的 Adobe,其王牌软件就是建立在 Windows 操作系统上的 Photoshop。

这些软件参与到微软生态中的背后,利用的都是 Windows 的 API 和操作系统所提供的能力,这也为 Windows 带来了最终的成功,从中也可看出,微软对开发者的重视与理解,以及投入之大。

另外,彼时微软创始人之一的比尔·盖茨(微软创始者之一)作为一名开发者出身,大家对他比较认可,但史蒂夫·鲍尔默(微软公司前首席执行官兼总裁)销售出身,开发者就不太认同他,因此在微软的一次开发者会议上,鲍尔默上台声嘶力竭地喊着:“Developers!Developers!Developers......”,以此表明微软是最重视开发者的,而这一事件也成为了微软发展史中一个较为经典的片段。

基于以上的发展历程,比尔·盖茨还发明出了一个定律:判定一个平台是否能称为生态,要看平台以外,第三方厂商的产值、市值的总和是否超越了平台自身。比如,苹果市值 2 万亿美金,那么只有围绕苹果的厂商加起来超过 2 万亿美金,苹果才能被称之为生态。按照这个验证标准,苹果是一个生态,Facebook 不是生态,微信还有待观察。

苹果与微软之间的“恩怨曲折

聊完微软的 Windows ,自然不得不提苹果的操作系统了。

苹果公司一开始很辉煌,但后来衰落了一段时间,史蒂夫·乔布斯(美国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回归也正是因为苹果的操作系统在当时较为落后,当时的苹果不断在寻求出路以及他们想选一个新的操作系统。

回顾当时的大环境,共有两大竞争者参与苹果公司的竞选,一方是苹果法国公司的总经理 Jean-Louis Gassée 创建的 BeOS,另一大竞争者是史蒂夫·乔布斯创建的 NeXTSTEP,最后苹果以 4 亿美金将这款软件买入,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彼时NeXTSTEP 做的就是新一代操作系统,其用户界面的体验都设计的很好,但由于其市场太小并没有做大。不过苹果在当时的情况下将其买入,这也是苹果历史上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后来,苹果将 NeXTSTEP纳入史蒂夫·乔布斯这个团队,并任命史蒂夫·乔布斯为临时 CEO 。连Jean-Louis Gassée 都曾表示:辛亏苹果当时收购了乔布斯的 NeXT,而不是我的 BeOS。

回归后,史蒂夫·乔布斯想要做出一个苹果的操作系统,但操作系统取决于生态的成功,而生态里最大的霸主就是微软,那就来复盘一下微软的成功。

微软除了拥有 Windows 操作系统以外,还在两个方面尤为突出:

  • Office 办公软件。早期电脑最核心的应用就是办公软件,打游戏都是附加值,因此微软做了 Office 3 件套:Excel、Word、PowerPoint,后面又添加了 Visual 之类的工具。
  • 开发工具。微软买了很多开发工具,自身也建造了许多开发工具,对开发者很友好。

史蒂夫·乔布斯在回归苹果之后,跟当时的“敌人”比尔·盖茨共同面临一个机会——开发操作系统。就在他们茫然于操作系统的设计时,发现施乐做了一套图形化界面接口 GUI ,在参观之后,微软“抄”了一套叫 Windows ,苹果“抄”的就现在的 macOS 。

在解决操作系统的问题后,史蒂夫·乔布斯又发现苹果的应用软件跟不上,当时应用软件的标准已经是 Office ,因此他联系了比尔·盖茨,表示需要他的支持。

或许是由于苹果“大哥变小弟”带来的成就感,比尔·盖茨给予了苹果两个方面的帮助:

  • 对苹果投资 1.5 亿美金;
  • 为苹果开发出一个 Mac 版的 Office 。

在这之后,1997 年苹果举行了苹果开发者大会,当时参与的人很少。史蒂夫·乔布斯在会上提到:苹果现在已经得到了微软的支持。当时的场景是:史蒂夫·乔布斯在台上讲话,而比尔·盖茨的视频大大地投放在背后。这明显的大小差异让苹果的开发人员及工作者感到沮丧,总觉得被“邪恶”的微软帝国吞噬了。但这只是史蒂夫·乔布斯的“以退为进”:通过微软的支持,先成功挽救了 Mac 不断下滑的销量,最后再绝地反击。

其实苹果能够“起死回生”,主要是因为 iPod。苹果的 iPod 与别家 MP3 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所使用的是基于 FreeBSD 的 NeXT 操作系统。所以 iPod 里面有许多第三方插件,支持能力很强大,最后也拓展到了 iOS 上。因此可以说苹果是有生态基因的,它了解该如何建立好一个生态,iOS 生态的构建就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Android 也是同样。Google 控制着 Android,但周围可能有成千上万家企业在为 Android 开发各种各样的第三方库和第三方应用,这就是操作系统成功的核心——生态。

被掌控的操作系统存在风险

中国曾经也想摆脱被国外操作系统垄断的情形,想要做出正版化的国产软件。15 年前,倪院士就提到,如果操作系统被别人掌控,实际上是有风险的。

例如,伊朗就发生过“核反应堆事件”,当时它的核反应堆一直无法成功,每次参数调整好了,可送进去就失败。后来才发现,他们的系统被以色列的黑客入侵,并放了病毒,使调整好的参数一旦执行就被替换。而这个入侵过程却无从得知。

因此,如果操作系统被别人掌握,或者是采用闭源的系统,理论上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所以国家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重视这个事情。但那次的失败很惨痛,不仅国产软件没有替换成功,还引起了很多用户的反弹与不满。原因是因为生态还不完备。

当时国家要求北京某些办公地区全部换为国产红旗操作系统和龙芯,结果因为不兼容,导致原来的软件、打印机等不能用了,因为这些原本是 Windows 驱动的,没有人去开发 Linux 驱动。后来才意识到,这不仅仅是换软件和操作系统的问题,许多设备都需要重新购置,软件也需要重新开发,总成本太过高昂,最终这次替换行动就失败了。梁宁老师还为此写了一篇文章《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讲述我国芯片与国产化的不成功。

Windows 断供会对中国影响如何?

Windows 由于背后的生态太强大所以无法取代,而现在 15 年过去,进入互联网时代,各家企业现在首选就是 Mobile-First,再结合跨平台以兼容 iOS 和Android,都在投入基于 HTML-5 进行 Web 开发。实际上,现在也很难找到只有 Windows 版本的应用程序。

Windows 在过去 15 年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史蒂夫·鲍尔默曾视 Linux 为毒瘤,现在却开始强烈拥抱 Linux 、开源和 Python;微软的定位也发生了改变,不再只执着于 Windows,开始追求为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人提供 IT 能力,不论对方采用何种技术,只要使用微软的云即可。

因此,所谓 Windows 断供对中国的影响其实已将减小到很小了,断供对目前的中国来说只有一个问题——银行系统。曾经微软在中国的技术层面功夫下得深,大力推广其 ActiveX 插件,国内银行系统普遍都采用这种插件。不得不说,ActiveX 插件的安全性确实很优秀,但问题在于,这套插件只能在 IE 浏览器,即 Windows 下使用,这是唯一不可替代的事情。

只要银行系统能成功转换,你就能发现,Windows 断供对中国一点影响都没有,下一阶段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也将有很大的机会。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吗?欢迎评论区留言~

点击【阅读原文】,也可直接观看视频哦!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点在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12300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12318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12321举报受理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邮箱 版权所有 更多冀ICP备16016458号-2

乔布斯曾为救苹果拉拢微软,中国能否摆脱 Windows 依赖症 | 涛滔不绝

admin
摘要:
乔布斯曾为救苹果拉拢微软,中国能否摆脱Windows依赖症|涛滔不绝你的桌面操作系统是什么?Windows还是macOS?亦或Linux系列及其他?据知名统计网站StatCounter今年11

原标题:乔布斯曾为救苹果拉拢微软,中国能否摆脱 Windows 依赖症 | 涛滔不绝

你的桌面操作系统是什么?Windows 还是 macOS?亦或 Linux 系列及其他?

据知名统计网站 StatCounter 今年 11 月发布的全球桌面操作系统市场份额来看,Windows 操作系统以 73.21% 的绝对优势占据第一,其次是 OS X 占比 16.54%(OS X 是苹果公司为 Mac 系列产品开发的专属操作系统,基于 UNIX 系统), 而 Linux 仅占 1.8%。

通过这些数据,可以轻易得出一个结论:Windows 操作系统时代依旧,它仍是桌面操作系统的主流。

不过,忆及今年 Google 断供华为,使华为在海外发行的 Android 设备中不能使用 Google 未开源的 GMS 等服务部分时,不禁让人联想到未来某一天,倘若 Windows 断供中国,彼时中国能否摆脱对 Windows 的依赖?断供又将对中国产生哪些影响?

本期《涛滔不绝》CSDN 创始人&董事长蒋涛将带你回顾时下最为成功的操作系统 Windows 与 macOS 的前世今生,分析如果 Windows 断供中国,我们是否已有可行性的解决方案。

Windows 与 macOS 之间有哪些“纠缠”吧!

《涛滔不绝》本期完整版视频

注:《涛滔不绝》由 CSDN 与今日头条联合出品,栏目内容:CSDN 创始人&董事长蒋涛以程序员的视角,谈论程序员职业生涯或生活中的各种趣事。

精彩观点预览:

以下是文字版:

目前中美从贸易战已经打到了科技战。在此情况下,美国要对中国“卡脖子”该怎么办?假如 Windows 断供,中国会怎么样?如今国内“缺芯”的情形已显而易见,华为及业界厂商也正在努力抗争;如果操作系统也出问题,那又会如何呢?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思考与解决的重要问题。

其实在微软做操作系统的同期,美国还有上百家操作系统公司,可为什么是 Windows 成功?后来苹果又为什么能够构造出属于它的操作系统生态?中国是否可以?

在此,我们不妨先回顾过往,再探讨 Windows 断供可能会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微软 Windows 的成功在于生态

Windows 最大的成功,在于生态的成功。

曾经,微软举办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专业开发者会议”,它就是 1993 年微软在安纳海姆举办的 Professional Developers Conference,当时约有 8000 人参加,那场会议上发布了基于图形界面的 Windows32 的 API 接口。

此次的发布意义非凡,因为这意味着第三方的开发者可利用微软提供的操作系统去开发自己的应用软件,并且由于当时微软的图形化界面和接口是最先进的,因此众多第三方开发者,其中,不论是硬件服务商还是软件服务商,都选择在 Windows 上进行开发,从而迅速帮助微软构造出了一个价值 10 万亿美金的 PC 生态。典型的用户就包括了软件中著名的 Adobe,其王牌软件就是建立在 Windows 操作系统上的 Photoshop。

这些软件参与到微软生态中的背后,利用的都是 Windows 的 API 和操作系统所提供的能力,这也为 Windows 带来了最终的成功,从中也可看出,微软对开发者的重视与理解,以及投入之大。

另外,彼时微软创始人之一的比尔·盖茨(微软创始者之一)作为一名开发者出身,大家对他比较认可,但史蒂夫·鲍尔默(微软公司前首席执行官兼总裁)销售出身,开发者就不太认同他,因此在微软的一次开发者会议上,鲍尔默上台声嘶力竭地喊着:“Developers!Developers!Developers......”,以此表明微软是最重视开发者的,而这一事件也成为了微软发展史中一个较为经典的片段。

基于以上的发展历程,比尔·盖茨还发明出了一个定律:判定一个平台是否能称为生态,要看平台以外,第三方厂商的产值、市值的总和是否超越了平台自身。比如,苹果市值 2 万亿美金,那么只有围绕苹果的厂商加起来超过 2 万亿美金,苹果才能被称之为生态。按照这个验证标准,苹果是一个生态,Facebook 不是生态,微信还有待观察。

苹果与微软之间的“恩怨曲折

聊完微软的 Windows ,自然不得不提苹果的操作系统了。

苹果公司一开始很辉煌,但后来衰落了一段时间,史蒂夫·乔布斯(美国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回归也正是因为苹果的操作系统在当时较为落后,当时的苹果不断在寻求出路以及他们想选一个新的操作系统。

回顾当时的大环境,共有两大竞争者参与苹果公司的竞选,一方是苹果法国公司的总经理 Jean-Louis Gassée 创建的 BeOS,另一大竞争者是史蒂夫·乔布斯创建的 NeXTSTEP,最后苹果以 4 亿美金将这款软件买入,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彼时NeXTSTEP 做的就是新一代操作系统,其用户界面的体验都设计的很好,但由于其市场太小并没有做大。不过苹果在当时的情况下将其买入,这也是苹果历史上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后来,苹果将 NeXTSTEP纳入史蒂夫·乔布斯这个团队,并任命史蒂夫·乔布斯为临时 CEO 。连Jean-Louis Gassée 都曾表示:辛亏苹果当时收购了乔布斯的 NeXT,而不是我的 BeOS。

回归后,史蒂夫·乔布斯想要做出一个苹果的操作系统,但操作系统取决于生态的成功,而生态里最大的霸主就是微软,那就来复盘一下微软的成功。

微软除了拥有 Windows 操作系统以外,还在两个方面尤为突出:

史蒂夫·乔布斯在回归苹果之后,跟当时的“敌人”比尔·盖茨共同面临一个机会——开发操作系统。就在他们茫然于操作系统的设计时,发现施乐做了一套图形化界面接口 GUI ,在参观之后,微软“抄”了一套叫 Windows ,苹果“抄”的就现在的 macOS 。

在解决操作系统的问题后,史蒂夫·乔布斯又发现苹果的应用软件跟不上,当时应用软件的标准已经是 Office ,因此他联系了比尔·盖茨,表示需要他的支持。

或许是由于苹果“大哥变小弟”带来的成就感,比尔·盖茨给予了苹果两个方面的帮助:

在这之后,1997 年苹果举行了苹果开发者大会,当时参与的人很少。史蒂夫·乔布斯在会上提到:苹果现在已经得到了微软的支持。当时的场景是:史蒂夫·乔布斯在台上讲话,而比尔·盖茨的视频大大地投放在背后。这明显的大小差异让苹果的开发人员及工作者感到沮丧,总觉得被“邪恶”的微软帝国吞噬了。但这只是史蒂夫·乔布斯的“以退为进”:通过微软的支持,先成功挽救了 Mac 不断下滑的销量,最后再绝地反击。

其实苹果能够“起死回生”,主要是因为 iPod。苹果的 iPod 与别家 MP3 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所使用的是基于 FreeBSD 的 NeXT 操作系统。所以 iPod 里面有许多第三方插件,支持能力很强大,最后也拓展到了 iOS 上。因此可以说苹果是有生态基因的,它了解该如何建立好一个生态,iOS 生态的构建就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Android 也是同样。Google 控制着 Android,但周围可能有成千上万家企业在为 Android 开发各种各样的第三方库和第三方应用,这就是操作系统成功的核心——生态。

被掌控的操作系统存在风险

中国曾经也想摆脱被国外操作系统垄断的情形,想要做出正版化的国产软件。15 年前,倪院士就提到,如果操作系统被别人掌控,实际上是有风险的。

例如,伊朗就发生过“核反应堆事件”,当时它的核反应堆一直无法成功,每次参数调整好了,可送进去就失败。后来才发现,他们的系统被以色列的黑客入侵,并放了病毒,使调整好的参数一旦执行就被替换。而这个入侵过程却无从得知。

因此,如果操作系统被别人掌握,或者是采用闭源的系统,理论上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所以国家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重视这个事情。但那次的失败很惨痛,不仅国产软件没有替换成功,还引起了很多用户的反弹与不满。原因是因为生态还不完备。

当时国家要求北京某些办公地区全部换为国产红旗操作系统和龙芯,结果因为不兼容,导致原来的软件、打印机等不能用了,因为这些原本是 Windows 驱动的,没有人去开发 Linux 驱动。后来才意识到,这不仅仅是换软件和操作系统的问题,许多设备都需要重新购置,软件也需要重新开发,总成本太过高昂,最终这次替换行动就失败了。梁宁老师还为此写了一篇文章《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讲述我国芯片与国产化的不成功。

Windows 断供会对中国影响如何?

Windows 由于背后的生态太强大所以无法取代,而现在 15 年过去,进入互联网时代,各家企业现在首选就是 Mobile-First,再结合跨平台以兼容 iOS 和Android,都在投入基于 HTML-5 进行 Web 开发。实际上,现在也很难找到只有 Windows 版本的应用程序。

Windows 在过去 15 年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史蒂夫·鲍尔默曾视 Linux 为毒瘤,现在却开始强烈拥抱 Linux 、开源和 Python;微软的定位也发生了改变,不再只执着于 Windows,开始追求为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人提供 IT 能力,不论对方采用何种技术,只要使用微软的云即可。

因此,所谓 Windows 断供对中国的影响其实已将减小到很小了,断供对目前的中国来说只有一个问题——银行系统。曾经微软在中国的技术层面功夫下得深,大力推广其 ActiveX 插件,国内银行系统普遍都采用这种插件。不得不说,ActiveX 插件的安全性确实很优秀,但问题在于,这套插件只能在 IE 浏览器,即 Windows 下使用,这是唯一不可替代的事情。

只要银行系统能成功转换,你就能发现,Windows 断供对中国一点影响都没有,下一阶段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也将有很大的机会。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吗?欢迎评论区留言~

点击【阅读原文】,也可直接观看视频哦!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点在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